Green Olive in the News - Apple Daily - Hong Kong

Green Olive Partners Fred Schlomka and Yamen Elabed spend two full days touring the film crew around Jerusalem, Bethlehem and Hebron.

Click the video below to view what's on TV in Hong Kong.

【活在危城】復國還是掠奪? 以巴平民:我們只想和平共存 | 蘋果日報 | 果籽 | 旅遊 | 20190121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9,439


【活在危城】
去年,以色列立國70周年,同時亦代表以巴之爭已糾纏70年。中東局勢總離不開以巴衝突,烽煙四起的背景前,是否只有受害者與加害者?主流傳媒上出現的畫面,又是否只有拋擲着燃燒車胎、荷槍勇武的小孩,或正在驅逐示威者的軍人?這次來到以色列,我們有機會採訪以色列國防軍軍營,再跟專營以巴政治旅行團的猶太導遊深入以巴衝突點。以巴問題背後種種因素盤根錯節,實在難以單純把問題放在絕對對立面。今天,走進這個來到21世紀,仍被軍事佔領的地方,只想反映所見所聞。
相關新聞:【活在危城】以色列軍營直擊 陀槍女兵生活
猶太人Fred Schlomka在英國長大,20年前回以色列成立Green Olive Tour,帶遊客深入認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希望為以巴和平出力,但此舉卻被高舉復興故土旗幟的以色列人視為叛國,「如果你是猶太人但不是復國主義者,大部份以色列人都會對你反感。我決定回來的原因,是覺得自己有責任,讓世界各地的人看到真正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2002年起,以色列開始沿1967年「六日戰爭」前以巴邊界修建700公里的隔離牆,把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自治區與耶路撒冷完全區隔開。我們走到屬於東耶路撒冷的Anata邊境,第一次親眼看見這道8米高牆。「沒有圍牆,人們可自由進出Anata,城牆外的Anata村莊是巴勒斯坦自治區,阿拉伯人偶爾會到隔離牆抗議,或襲擊以色列士兵。」約4年前,以色列在這邊境設了永久哨站,Fred說以色列可能會把它作為商業貨物中轉站。

東耶路撒冷景象跟耶路撒冷舊城是天淵之別,這邊肅靜如死城,偶爾有沉默的阿拉伯人低頭走過。「你能想像忽然把牆建在一個社區中間有多可怕嗎?城牆把許多家庭分隔,以前這邊有間學校,牆另一邊的孩子在這裏返學,現在不行了, 因為他們拿的是巴勒斯坦身份證,不能再踏入這區,只能轉校。」圍牆把生活社區瓦解,也活生生地把人與人的聯繫截斷。境內城牆一片狼藉,跟境外西岸伯利恒城牆塗鴉斑斕的牆面不同,牆內的人能享有自由,牆外的人卻一無所有,The other side的巴勒斯坦人只能把卑微心聲畫在隔離牆上。

以民:以色列搶奪土地 不斷殖民

以色列主要有三種證件,除了可享有國籍的以色列身份證,更有藍卡和綠卡。六日戰爭後以色列佔領東耶路撒冷,讓原本住在當地的阿拉伯人選擇,如想待在東耶路撒冷,可申請以色列居留證,即是藍卡;不接受以色列管治的就搬去西岸區,取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綠卡。Fred解釋:「城牆內居住的阿拉伯人,只要沒參與過暴力活動,都可以取得國民身份證,有以色列國籍。在東耶路撒冷,大部份阿拉伯人因為政治原因而不申請,只取居民藍卡也能工作、交稅、有醫療保障、治安等福利。」此外,住隔離牆外入來工作的阿拉伯人,則只能以工作證明申請入境許可證,每早就需要3至4時起床,經過重重以色列軍事哨站才能返工。

為擴大耶路撒冷的領土,以色列自六日戰爭後一直興建猶太殖民區,「以色列控制了西岸60%土地興建殖民區,他們搶奪了巴勒斯坦住的村莊農地,建立屯墾區讓以色列人遷入,巴勒斯坦人被趕走,禁止在佔領地耕作。」我們跟Fred來到西岸最大的殖民點Ma'ale Adumim,恍如走進高尚住宅區,區中住了37,000人,住屋、商場、公園等一應俱全,四周種滿花草樹木,而且坐擁美麗山景。耶路撒冷樓價高企,以色列政府故意以殖民區房屋優惠政策吸引以色列人遷入,資助他們買樓,大部份殖民社區也有公路連接耶路撒冷,只需15分鐘便開車返回城市。「這就是過去50年一直在發生的事,以色列不停搶奪土地,阿拉伯人越來越少。」

以色列政府規定以色列人不能進入巴勒斯坦,翌日由巴勒斯坦導遊Yamen帶我們到以巴衝突地標希伯崙(Hebron)。考古學家認為希伯崙有5,000年歷史,是巴勒斯坦第二古老城市,巴勒斯坦人已住了幾個世紀。因為諸教先知亞伯拉罕及其後人的墓地也在這裏,因此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也視它為繼耶路撒冷後的聖城。「舊城中的易卜拉欣清真寺(Ibrahim Mosque)是世界上第四個重要的清真寺,因為亞伯拉罕在寺下的麥比拉洞,安葬了妻子撒拉,後人以撒、利百加、雅各和利亞也埋葬於此。」

六日戰爭後,以色列佔領希伯崙,本來1993年簽訂的《奧斯陸和平協定》把西岸分成A、B及C三區,希伯崙原則上屬於A區巴勒斯坦管治,但以色列繼續佔領舊城區。1994年,一名以色列猶太人在清真寺內亂槍掃射,29名巴勒斯坦人當場死亡,事後以色列政府把清真寺一分為二,猶太人及巴勒斯坦人各佔一半,並於1997年將希伯崙分為H1和H2兩部份,設立猶太人定居點及多個士兵哨站。穿過死城般的舊市集,抵達進入舊城中心的關卡,所有巴勒斯坦人也要排隊,逐一推過鐵閘接受安檢,再由士兵查看證件。

相關新聞:【活在危城】共享財富烏托邦 房屋醫療免費

巴人:爭取和平要用腦 非亂槍掃射

沒有想像中的戰火畫面,步行進城也不見特別抑壓凝重,直至跟當地人一起排隊過關,每通過一個人,鐵閘上也發出那種安檢有問題才會出現的巨響,上面打了紅色交叉,通過後拿出證件給軍人檢查。這就是他們每天的日常,每次回家也得經過重重障礙,那刻我只覺荒唐。Yamen一臉無奈說:「舊城有1,500名軍人,只為保護550猶太定居者,每三米就有一名士兵。」

易卜拉欣清真寺就在關卡的左方,附近有一家紀念品店,便是店主、阿拉伯人穆罕默德的家,土生土長的他,生在軍事佔領的世界,27年來每天也對着眼前的哨站生活,他說曾有澳洲籍猶太人出價100萬美金,買下他們的店和住宅,希望他們離開希伯崙。世人都認為他們都有足夠理由互相仇恨,穆罕默德卻說:「我不會因膚色、宗教、種族而憎恨任何人,我痛恨他們做的事,但我不恨他們。爭取和平要利用腦袋,不是拿着AK47亂槍掃射。我們只想和平共存。」我看着他剛出生兩天的小女兒和另外幾個在哨站前蹦蹦跳跳的孩子,天真笑靨後是一個個只有18、19歲荷槍實彈的士兵,這種看似對立的畫面,背後有多少無奈?還望一天再沒圍牆,牆內、牆外的人也能回歸真正的故土。

以巴千年恩怨

聖經記載,猶太人族長亞伯拉罕依上帝吩咐,帶族人到「應許之地」迦南,即包括現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地區、敘利亞西南部、黎巴嫩南部和約旦西部等地。公元前1000年,大衞建立以色列國,定都耶路撒冷,先後被巴比倫帝國、波斯帝國及羅馬帝國滅亡,猶太人流散各地淪為奴隸。公元70年羅馬統治時期起,開始殘酷鎮壓起義的猶太人,至135年已殺害百萬猶太人,更把所有猶太人放逐,將猶太省改名巴勒斯坦,從此猶太人不再有國家,流散各地。
二戰納粹德國屠殺600萬歐洲猶太人,十九世紀末猶太復國主義再次興起,號召流散世界各地猶太人回到迦南地。1946年,超過九成土地屬於巴勒斯坦人,猶太人開始以屯墾方式零零星星買下土地;翌年聯合國把巴勒斯坦分為六區,猶太人跟阿拉伯人一人一半,耶路撒冷卻屬聯合國託管,阿拉伯人極力反對,自此以巴流血衝突不斷發生。1948年,英國撤出,以色列宣佈立國,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約旦吞併西岸地區及東耶路撒冷,1949年簽訂停火協議,訂立停戰邊界綠線。1967年六日戰爭,以色列打敗約旦、埃及和敘利亞聯軍,佔領了東耶路撒冷、約旦河西岸及加沙等地帶。漠視和平協議、透過殖民等招數,以色列至今已控制九成以上土地,只有8%是巴勒斯坦自治區。

Green Olive Tour
https://www.toursinenglish.com/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毋須簽證
機票:乘搭國泰航空直航前往以色列特拉維夫,來回連稅$6,079起
匯率:1港元約兌0.47以色列新錫克爾 (ILS)
鳴謝:國泰航空

記者:王秋婷
攝影:張志孟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Comments

Tell your friends. Help spread the word . . . .

Twit it Sphinn it Add To Del.icio.us Digg it Add To Google Bookmarks Add To Reddit Add To Technorati Add To StumbleUpon Add To Facebook Furl it Subscribe to RSS

1 comment:

  1. I have watched a lot of documentaries made by visitors to Palestine/Israel, but this one seems to me (I don't understand Cantonese or Chinese, and I don't have a translator handy -- I'll put the commentary later into my Google translation device) that this tour appears to be far more realitic than the totally one-sided versions I see from time to time. We'll see what the translation looks like.

    ReplyDelete

Please confine your comments to appropriate feedback to the post you are commenting on.